竞博jboapp网-竞博jboapp论坛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25|回复: 0

再见鬼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5 18: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时候,我生活在姥姥家。姥姥家住在一个名唤青城子的矿区小镇里,小镇里有家电影院,那家电影院,就在姥姥家门前。   

  小时候我经常看到日本兵,但我所看见的日本兵全部都在姥姥家门前那家电影院的银幕上,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日本鬼子。   

  这些日本鬼子的个子都很小,且近视眼的居多,他们看什么都老是眯缝着眼睛瞧,几乎人人鼻梁子上架着一副水汪汪的大眼镜,鼻子底下还生着一小撮儿黑乎乎、圆溜溜、毛扎扎、看着相当不卫生的“卫生胡”。   

  在我看来,这些日本鬼子一个个都很嘴馋。在我的记忆里,他们最爱吃的东东就是农村老百姓家养的小母鸡儿。因为从据点里出来“扫荡”的鬼子们,但凡只要是一进了村,就都两眼直勾勾地直扑鸡窝,一头扎进去,拼命地掏鸡!   

  那些被掏到的、惨遭不幸的中国小鸡儿,就两只翅膀直扑腾地被日本鬼子挂在了自己“三八大盖”的刺刀尖儿上。这得了鸡的鬼子便美滋滋地、乐得屁癫儿屁癫儿地,急三火四地到处找锅,找到了锅,便匆匆将鸡毛胡乱地拔了拔就下锅炖了,还没等炖好了,就心急得忙不迭地捞出,手把着整个水淋淋的鸡,恶狼扒心似地撕扯着,面相凶悍地吃!吃鸡时,竟然还变戏法似地从兜里蓦然掏出个酒瓶儿来,就着啃食的鸡大腿,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酒,咕隆,咕隆的,饕餮得满脸流油的吃相那叫一个难看死了。每每看着个子矮小的日本鬼子如此狼狈不堪地吃煮鸡,直面银幕,我老能闻到一股鸡毛的腥臊味儿,反胃,恶心至极,欲吐!   

  至于那些掏不到小鸡儿的鬼子,就手攥着一把从鸡窝里掏到的鸡毛,懊恼地钻出了鸡窝,将手里的鸡毛洒向空中,气得“哇哩哇啦”地跳脚大叫,直将小胡子,叫立了,把眼镜,跳歪了,最后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瘪了。   

  我还看到,这些爱吃小母鸡儿的日本鬼子不光是嘴馋的吃货,一个个的还都很好色,他们嘴里时不时地“花姑娘、花姑娘”地淫叫着,满世界地到处找寻“花姑娘”。只要一见到看见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他们撒腿就追,追上了立马就扑倒,扑倒后,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明火执仗地扒人家女孩子的裤子。   

  但他们的好色,也就好到刚上手扒裤子为止了,因为每每电影演到这儿,总会有咱们的抗日英雄、反满志士恰到好处地及时出现,将正在兽欲大发的日本鬼子不是给一击毙,便是给一刀砍死了,反正我是从未见过鬼子除了死亡之外的好色结果!   

  尽管这些日本鬼子对大人们相当的凶残,可有时候,他们对我们这般六、七岁大的小孩儿却是“很好、很友善”的。但这样“好”的时候,全都是他们想从我们小孩口中得到八路军的消息的时候。记得每到这当口儿,鬼子兜里就常常揣着糖块儿,每当他们想从小孩嘴里套话儿时,就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大把包装得花花绿绿、煞是好看的糖块儿来,其总是热情地拍着孩子们的肩头,一般还是个嘴唇上有白色斑点该怎么治疗当官儿的,诸如小队长、中队长之类的,嘴里亲昵地说道:“小孩,过来,糖的,米西米西的,大大的给!”   

  我小时候可爱吃糖了,简直就是嗜糖如命,尤最馋被各种彩色糖纸包裹的糖块儿了,对之,毫无抵抗力,每到馋得实在熬不住之时,就会登上锅台,站在锅台上用手偷偷地在姥姥高高挂起的糖罐子里抠着白砂糖吃。不过,吃这种糖,那是要冒着被姥姥骂亦或是被打的风险的,有时候,不仅没偷到糖吃,还捞了个解不了嘴馋屁股还得受罪肿胀的悲催下场。   

  小时候,我在夜里睡不着觉时,常常会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没有日本鬼子的时代里。因为若是有日本鬼子在,他们若老是拿糖块儿诱惑我让我说出八路军的情报,久了,我还真担心自己抗不住那糖果的勾魂魔力,一不留神,我便会说出八路军的秘密来!——馋痨啊你,抵抗无力的我,掌嘴!   

  若是我馋得一不留神将八路军的秘密营地告诉了日本鬼子,那我岂不成了叛徒?叛徒,就是汉奸,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公敌!汉奸的下场我是知道的,决不仅仅是掌嘴那么简单的,他们不是被打爆脑袋就是被活活给刀劈了,反正得死,而且还是死得最惨的那种死法!我可不想当叛徒,亦不想背着叛徒之名凄惨地死去,在我看来,偷糖吃被姥姥打屁股那感觉已经是相当的惨了。所以,我庆幸自己的童年时代是没有日本鬼子的。否则我面对糖的勾引,就会像贪官污吏直面金钱的诱惑,失足,亦或是必然的。   

  没有日本鬼子的童年是幸福的童年,尽管没有糖块儿吃,但依然有人说我们这一代,是“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糖里”,是幸福甜蜜的一代。   白癜风症状特点

  那时,童年的我,对幸福,没异议,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但说甜蜜,我觉得有些不实事求是,老没糖块儿吃,甜,究竟在哪儿?   

  至于蜜,儿时我只在姥姥给我治气管炎的偏方里见过:一小汤勺蜂蜜、三滴香油,用一杯开水冲服,治疗小儿哮喘与支气管炎,奇效!   

  至于日本鬼子,后来,我还真见到了银幕下面的真人了。那是在不久前在高铁中,我邻座坐着两位看着有九十岁上下、西装笔挺的老者,我略懂些许日语,不经意间听到他俩说话,知道他们是日本人。就听其中一位系血红色领带的老者说:“终战时,我在满洲司令部负责满铁守卫,此前到过南京。现在,日本和中国的关系越来越坏,战争的危险也越来越高,如果发生了战争,我虽然很想再去,但体力已经不行了。”另一个鼻下留有白胡子的无疑也是日本人,他说:“与支那圣战时,我在第十师团,是坦克炮手,随矶谷廉介将军到过台儿庄。”旋即,留有白胡子的问:“若再战,那你愿意让你的儿孙上战场吗?”血红领带忙连连摆手,说:“不行啊,那可绝对不行啊,若那样,咱们日本就没人了”!   

  啊,货真价实的日本鬼子!这是我听罢他们的对话后的第一反应。接着我便想起了一部叫《沙扬娜拉,再见!》的台湾小说,小说说的是一群日本老兵于战后组团到台湾嫖玩中国少女的事儿。“这俩口口声声再战的老鬼子兵来中国干什么来了?”   

  此刻,我脑海中浮现了尸山血海的与血战台儿庄画面,亦闪映出童年抗日电影中那些日机体所需营养来源本鬼子追逐蹂躏中国女人的影像,还有三光政策、无人区、五一大扫荡、黑太阳七三一部队,种种惨绝人寰、炮火连天的硝烟幻化,从九一八到八一五,一切皆电影蒙太奇般地在眼前飞速掠过,最后的画面,不知为什么竟定格在中国女排的姑娘们公元二0二0年将五星红旗升起在东京!   

  我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anhe.com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2031480号-2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40281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40036 | 公安机关备案号:13101002000005

GMT+8, 2020-3-29 14:00 , Processed in 0.04080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